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源居

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引】古典诗词格律浅谈 19 诗词常用名词浅释(8)  

2008-10-05 18:59:36|  分类: 诗词工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令·引·近·慢:

    唐五代至北宋前期,词的字句不多,称为令词。北宋后期,出现了篇幅较

    长,字句较繁的词,称为慢词。令、慢是词的二大类别。从令词发展到慢词,

    还经过一个不长不短的形式,称为“引”或“近”。明朝人开始把令词称为小

    令,引、近列为中调,慢词列入长调。张炎《词源》云:“美成诸人又复增演

    慢曲引近。”可知引、近、慢词到宋徽宗时代已盛行了。

    “令”字的意义,不甚可考。大概唐代人宴乐时,以唱歌劝客饮酒,歌一

    曲为一令,于是就以令字代曲字。白居易寄元微之诗云:“打嫌调笑易,舞讶

    卷波迟。”自注云:“抛打曲有调笑令。”又《就花枝》诗云,“醉翻衫袖抛

    小令。”又《听田顺儿歌》云:“争得黄金满衫袖,一时抛与断年听。”“抛

    打曲”的意义,未见唐人解说,从这些诗句看来,似乎抛就是唱,打就是拍。

    元稹《何满子歌》云:“牙筹记令红螺怨。”此处“记令”就是“记曲”,可

    知唐代人称小曲为小今。

    小令的曲调名,唐人多不加令字。调笑令本名调笑,一般不加令字,《教

    坊记》及其他文献所载唐代小曲名多用“子”字。唐人称物之么小者为“子”,

    如小船称船子,小椀称盏子。现在广东人用“仔”字,犹是唐风未改。曲名加

    子字,大都是令曲。如甘州原是大曲,其令曲就名为甘州子。又有八拍子,意

    思是八拍的小曲,渔人的小曲,就名为渔歌子。流行于酒泉的小曲,就名曰酒

    泉子。到了宋代,渐渐不用子字而改用令字,例如甘州子,在宋代就改称甘州

    令了。也有唐五代时不加子字或令字,而在宋代加上令字的,例如喜迁莺、浪

    淘沙、鹊桥仙、雨中花等。令字本来不属于调名,浪淘沙令就是浪淘沙,雨中

    花令就是雨中花,二者没有什么不同。可是,万树《词律》和清定《词谱》却

    以为二者之间是有区别的。万氏明知“凡小调俱可加今字”,但还认为许多人

    的作品词句不完全一样,坚持浪淘沙令不是浪淘沙,岂不是很固执吗?《猗觉

    寮杂记》称“宣和末,京师盛歌新水”。这所谓新水,就是新水令。宋人书中

    引述到各种词调,往往省略了令字或慢字,不必因为有此一字之差而断定其不

    是同一个曲调。

    引,本来是一个琴曲名词,古代琴曲有笺篌引、走马引,见于崔豹《古今

    注》和吴兢《乐府占题要解》。宋人取唐五代小令,曼衍其声,别成新腔,名

    之曰引。如王安石作千秋岁引,即取千秋岁旧曲展引之。曹组有婆罗门引,即

    从婆罗门旧曲延长而成。此外晁补之有阳关引,李甲有望云涯引,吕渭老有梦

    玉人引,周美成有蕙兰芳引,大概都是由同名旧曲展引而成。不过这些旧曲已

    失传了。万红友注王安石千秋岁引云:“荆公此词,即千秋岁调添减摊破,自

    成一体,其源实出于千秋岁,非与前调迥别也。”又云:“凡题有引字者,引

    伸之义,字数必多于前。”徐诚庵亦云:“凡调名加引字者,引而伸之也。即

    添字之谓。”此二家注释,皆近是而犹有未的。盖引与添字摊破,犹有区别。

    大概添字摊破,对原词的变化不大,区别仅在字句之间,而引则离原调较远了。

    词调中还有用“影”字的。我怀疑它就是引。汲古阁刻本《东坡词》有虞

    美人影一阕,黄庭坚亦有二阕。不知是否二人一时好玩,改引为影。但此词字

    数少于虞美人,又恐未必然。延祐刻本《东坡乐府》,此阕题作桃源忆故人。

    这个词调名起于南宋,陆放翁也作过这样一首,题作桃园忆故人。另有一首贺

    圣朝影,亦可能是贺圣朝的引伸。不过贺圣朝是四十七字,而贺圣朝影只有四

    十字,则可能另有少于四十字的唐腔贺圣朝,今已失传。贺圣朝这个曲调名,

    早已见于《教坊记》,可以肯定它一定有唐代旧曲。姜白石凄凉犯自注云:

    “亦名瑞鹤仙影。”我怀疑它是从瑞鹤仙令词引伸而成。不过瑞鹤仙令词今已

    失传,便无从取证了。另有一百二十字的瑞鹤仙,这是瑞鹤仙慢词了。《阳春

    白雪》有徐囦了的一首瑞鹤仙令,实在就是临江仙,此必传写之误,不能与瑞

    鹤仙影比勘。以上三调,皆在疑似之间,影之于引,是一是二,均未可论定。

    近,是近拍的省文。周美成有隔浦莲近拍,方千里和词题作隔浦莲,吴文

    英有隔浦莲近,此三家词句式音节完全相同。可知近即是近拍。以旧有的隔浦

    莲曲调,另翻新腔,故称为近拍。隔浦莲令曲早已失传,惟白居易有隔浦莲诗,

    为五言四句,七言二句,这恐怕就是唐代隔浦莲令曲的腔调句式,王灼《碧鸡

    漫志》谓“荔枝香本唐玄宗时所制曲,今歇指、大石二调中皆有荔枚香近拍,

    不知何者为本曲。”此文亦可以证明荔校香近即荔枝香近拍,且有同名而异曲

    的,宋词乐谱失传,这个问题就无法考究了。

    慢,古书上写作曼,亦是延长引伸的意思,歌声延长,就唱得迟缓了,因

    此山曼字孳乳出慢字。《乐记》云:“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,五音皆乱,迭相

    陵,谓之慢。”又云:“郑卫之音,乱世之音也,比于慢矣。”这两个慢字,

    都是指歌声淫靡。《宋史·乐志》常以遍曲与慢曲对称。法曲、大曲都是以许

    多遍构成为一曲,如果取一遍来歌唱,就称为遍曲。慢曲只有单遍,可是它的

    歌唱节拍,反而比遍曲迟缓。张炎《词源》云:“慢曲不过百余字,中间抑扬

    高下,丁抗掣拽,有大顿、小顿、大柱、小柱、打、掯等字,真所谓上如抗,

    下如坠,曲如折,止如槁木,偶中矩,句中钩,累累乎端如贯珠之语,斯为难

    矣。”这一段话,其中有许多唱歌术语,我们已不很能了解,但还可以从此了

    解慢曲之所以慢,就因为有种种延长引伸的唱法。唐代诗人卢纶有一首《赋姚

    美人拍筝歌》,有句云:“有时轻弄和郎歌,慢处声迟情更多。”由此可见唐

    人唱曲已有慢处。到了宋代,有了慢词,于是曲有急慢之别。大约令、引、近,

    节奏较为急促,慢词字句长,韵少,节奏较为舒缓。但在令慢之中,也各自还

    有急慢之别。例如促拍采桑子,是令曲中的急曲子。三台是古十拍的促曲,就

    是慢词中的急曲子了。

    词调用慢字的,这个慢字往往可以省去。如姜白石有长亭怨慢,周公谨、

    张王田均作长亭怨。王元泽有倦寻芳,潘元质题作倦寻芳慢,其实都是同样一

    首词。《诗余图谱》把倦寻芳和倦寻芳慢分为两调,极为错误。不知《扪风新

    语》引述王元质此词,亦称倦寻芳慢,可以证明这个慢字,在宋代是可有可无

    的。此外如西子妆、庆清朝等词,在宋人书中,有的加慢字,有的不加,都没

    有区别。大概同名令曲还在流行的,那么慢词的调名,就必须加一个慢字。同

    名令曲已不流行,或根本没有令曲的,就不必加慢字了。

    大词·小词:

    按照字数的多少,把词分为小令、中调、长调三类,这是明代人的分法,

    最早用于明代人重编的《草堂诗余》宋代人谈词,没有这种分法。他们一般总

    说令、引、近、慢,或者简称令、慢。令即明人所谓小今,引近相当于中调,

    慢即是长调,大致如此。但另外还有称为大词、小词的。《乐府指迷》云:

    “作大词先须工间架,将事与意分定了。第一要起得好,中间只铺叙。过处要

    清新,最紧是末句,须是有一好出场方妙。小词只要些新意,不可太高远。”

    此文目的是论词的创作方法,但使我们注意到,宋人谈词,只分为大词、小词

    二类。小词即小令,大词即慢词,这是可以理解的,惟有明人所谓中调,即引、

    近之类,在宋人观念里,到底是属于小词呢,还是大词?这一问题,在宋人书

    中,没有见过明确述及。蔡嵩云注《乐府指迷》此条云:“按宋代所谓大词,

    包括慢曲及序子、三台等。所谓小词,包括令曲及引、近等。自明以后,则称

    大词曰长调,小词曰小令,而引、近等词,则曰中调。“蔡氏此注,己很明白,

    但是没有提出证据,何以知道宋人所谓小词,包括引、近在内?且“小词曰小

    令”,这句话也有语病,应该说:“令词曰小令。”

    宋人笔记《瓮牅闲评》有一条云:“唐人词多令曲,后人增为大拍。”大

    拍即大词,可知令词以外,都属于大词了。但是,张炎《词源》云:“慢曲、

    引、近,名曰小唱。”这是另外一个概念。他所谓小唱,并不等于小词。他这

    里是对法曲、大曲而言,不但令、引、近为小唱,连慢词也还是属于小唱。

    《词源》又说:“法曲、大曲、慢曲之次,引近辅之,皆定拍眼。”这两条中

    所谓引、近,都包括令曲而言,揣摩其语气,可知他以慢曲为一类,引、近为

    一类。由此可知宋人以慢曲为大词,令、引、近都为小词。陈允平的词集《日

    湖渔唱》分四个类目:慢、西湖十景、引令、寿词。”这里两类是按词体分的,

    两类是按题材内容分的。其引令类词中有祝英台近,由此可知陈允平以慢词为

    一类,以今、引、近为一类,这就证明了宋人以令、引、近为小词,只有慢词

    才算大词。那么,宋人所谓小词,即明人所谓小令和中调,宋人所谓大词,即

    明人所谓长调。至于明人以五十九字以下为小今,五十九字至九十字为中调,

    九十字以上为长调,这样按字数作硬性区分,是毫无根据的。

    元人燕南芝庵论曲云:“近世所出大乐:苏小小蝶恋花、邓千江望海潮、

    苏东坡念奴娇、辛稼轩摸鱼子、晏叔原鹧鸪天、柳耆卿雨霖铃、吴彦高春草碧、

    朱淑真生查子、蔡伯坚石州慢、张三影天仙子也。”这里列举宋金人词十首,

    有令、引、近、慢,而一概称之为“大乐”,这是什么道理呢?原来元代民间

    所唱,都是俚俗的北曲,唱宋金人的词,已经算是雅乐。因此,不论令、引、

    近、慢,在元人观念中,都是大乐。大乐的对立面,就是小唱。宋人以词为小

    唱,元人以词为大乐,可知在元代,词人虽然不多,词的地位却愈高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欢迎您对《大帝诗词选集》 发表评论及建议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