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源居

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我的狐朋狗友(二)特殊的"葬礼"  

2007-10-11 00:14:41|  分类: 岁月留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我自幼生活在姥姥家,一个败落的有着封建根底的家庭.尽管过的是寅吃卯粮朝不保夕的日子,但家里却弥漫着浓浓的古旧文化的味道,和那满屋的泛黄的线装藏书所发出的气味特别谐调.受的也是封建传统式教育,有严格的家规,比如:女孩子不许随便出门,也不许把别家孩子招家来玩,怕心变野了.如果偶然出去,必须向大人请假,说明去处,经审核后放行.在封闭的高墙大院里,小小的我几乎没有玩伴,动物朋友自然而然地地成为我的至交,伴我度过了孤独的童年.

   自从花花走后,我便迷上了挂在窗外夹道笼子里的蝈蝈.每天清晨早早起来给它采摘刚开的带着露水的丝瓜花,这是它最爱吃的.我把一朵朵金黄色的丝瓜花从笼子缝隙里塞给它,看着它津津有味地地啃食着,心里特别满足.吃饱以后,他就不时地用翅膀吱吱地演奏那清脆美妙的乐曲.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它欣赏那随着吱吱声抖动的透明的翅膀,心里琢磨着那声音到底是怎麽发出来的.

   

(原创)我的狐朋狗友(二)特殊的葬礼 - 桃源居士 - 桃源居

秋天以后,丝瓜花渐渐难找了,便用大白菜心代替,蝈蝈吃得也很香.因为天凉了,我把它转移到了用席篾儿编制的拳头大的小蝈蝈笼子里,整天把它揣在怀里暖着它.可是这时,我已经上小学"预备班"了,(相当于现在的幼儿园大班)因为不舍得丢下它,便揣着它去上学了.一天正在上课,我的蝈蝈兴致勃勃地演奏起来了,虽然隔着棉衣,声音远没有平时清脆响亮,可也足以引起老师和全班同学的注意.正在讲课的老师停下来问:

"同学们,这是谁带的蝈蝈叫啊?"

"是她!"我的同桌,一个总带着两筒鼻涕的男孩子站起来揭发了我.吓得我心里砰砰直跳.可是老师却说:"我们继续上课!"

等下课钟声(那时没有电铃,是由学校雇佣的一位工友按时敲钟的)响了,同学们争相往外涌时,老师走到我的身旁说:"到我办公室来一下."我跟着老师到了她的办公室.老师坐下对我说:

"把蝈蝈拿出来我看看."

我从怀里掏出那带着体温的蝈蝈笼子递给老师.

"呵!真不错!可是你知道吗?你把它揣在衣服里,会闷坏它的,再说也影响同学们听讲啊,对吧?以后别带它来了,好吗?"

我诚惶诚恐地急忙点头称是.以后,我的蝈蝈朋友就自己留在家里,不能和我一起上学了.(长大之后回忆起这件事,我才感到那位老师真好:她没有象有的老师那样粗暴地没收了违规携带的蝈蝈,而且一点都没有批评和伤害我,难得!我永远感激她!)

尽管我那样用心呵护着我的蝈蝈,可是有一个星期天早晨醒来,听不到那悦耳的乐曲声,近前一看,它一动不动---它死了!我边跑边哭着大喊道:"你们快来啊!蝈蝈死了!蝈蝈死了!"姨正在安排早饭,大家见状纷纷安慰我说:"不要紧的,明年给你再多逮几个养着."好不容易才哄得我不哭了.姨偏让我把死去的蝈蝈扔到猪圈里去,我硬是不肯,他们也就没有坚持.

 吃完饭,我想着给亲爱的蝈蝈朋友找一个长眠的去处.我想,反正不能按照大人们吩咐的:把它扔到又脏又臭的猪圈里去.我忽然回忆起自己的母亲,爷爷,姥爷去世时,都是埋在地下,堆个坟头,在坟前立个碑.我便找了一个空的火柴盒给它当棺材,勉勉强强才把它装进去.乘大人们忙别的事,我开始了蝈蝈的隆重的"葬礼".我用小铁铲在夹道的桑树下面挖了一个小坑,然后把火柴盒安放在坑里,学着大人们的口吻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:"蝈蝈啊,你走好,你放心地走吧."边说着就堆起了一个小土堆,从外院取来一块砖头立在那里当石碑,又找来一摞姨夫用来卷烟的废纸烧起来.边烧边哭诉着:"以后我可管不了你了,你自己去找吃的吧....."还伤心地抽泣着.

以后,我一有空就去那里看看.不久,姨和姥姥发现了那个土堆---蝈蝈的坟墓,就只当是我又玩土了,姨说:"要玩土去门口玩那沙土去,怎麽玩到这儿来了?"姥姥说:"这麽大了还玩土,有个女孩子样儿没有?你就不会多干点活?拐线去!没出息!"---姥姥给我立的规矩:从虚岁4岁开始,每天必须拐一挂线(织布过程中的一个环节)才许去玩或者睡觉,手腕子累得酸疼.

再后来,有一天下起了绵绵秋雨,我想到我的蝈蝈在地下会被浇湿的,它该多冷啊!于是我想来想去,找来一个洗衣盆扣在蝈蝈的坟头上,终于被他们发现并且引起了怀疑,姨责问我:那里到底埋的什麽宝贝?不说实话就要刨出来看.见瞒不住了,只好哭着道出实情:

"那是埋咱家蝈蝈的坟....下雨了,那水要是进去把蝈蝈淹了怎麽办啊?呜呜呜...它该多冷啊?呜呜呜!...."我哭得鼻涕眼泪直流.

大人们楞住了,沉默片刻后,姨感叹道:"这孩子从小就心事重,心软.这哪儿象个这麽大点儿的孩子该想得出来的?咳,没娘的孩子!"说着,姨强忍着快掉出来的眼泪,哽咽了......

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一到下雨天,那个大洗衣盆就在那个土堆上扣着.....

 

(原创)我的狐朋狗友(二)特殊的葬礼 - 桃源居士 - 桃源居  

(原创)我的狐朋狗友(二)特殊的葬礼 - 桃源居士 - 桃源居     

(原创)我的狐朋狗友(二)特殊的葬礼 - 桃源居士 - 桃源居500){this.resi(原创)我的狐朋狗友(二)特殊的葬礼 - 桃源居士 - 桃源居   

(原创)我的狐朋狗友(二)特殊的葬礼 - 桃源居士 - 桃源居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